专访——中国易学堪舆学院副院长刘智诚先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大易看点
专访——中国易学堪舆学院副院长刘智诚先生

人们喜欢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来概括不同地域人们的性格特点和价值取向,大致来说,这种看法不会错。比如在儒家思想高度发达的山东,商人的比率较少,居住在六朝古都的南京人被戏称为萝卜,又比如说生活在政治中心地带的北京人,讲起国家大事来总是口若悬河,仿若政治家在演说。而与汕头比邻的潮州,因为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被贬至此,八个月的励精图治,终使潮州山移水改,韩山韩水寄予着潮州人对文化的敬仰,韩文公祠表达了对一代宗师的缅怀之情。作为全国文化名城,生活在这里的居民,都不自觉有一种爱文化护名城,渴望为这座古城奉献点什么的情结。

中国易学堪舆学院是一所在中国易学及堪舆风水学领域有影响力和实力的机构。自2006年成立以来,迄今已在国内外形成了良好而深远的影响,并且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和推动易学堪舆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欣闻潮汕易界学子刘智诚先生深研易学风水素有成就,于2006年获得中国易学堪舆学院授予为“易学堪舆学家十大杰出推动力成就奖”的荣誉称号,同时被中国易学堪舆学院聘任为副院长,说明刘智诚先生在易学领域的成就已日益得到学界的认可和肯定。虽然我采访过非常多的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但是像刘智诚先生这样一位来自于民间的风水专家同时又富有实战经验的学人,我的经验和记者的职业直觉告诉我,他的故事一定会非常精彩的。

走近中国易学堪舆学院副院长、易诚馆馆主刘智诚先生,短短的交流,他来自民间朴实无华以及古城根中流淌的血液就深深吸引着我,而他对易学风水建筑以及生命信息规律无怨无悔的研究传承也打动着我。

(一)承古开今话建筑

《潮商》:随着世界对东方文化的重视,目前易学已经在国际上炙手可热,作为易学的分支部分,建筑风水学也日渐被人们所重视,但另一方面则是西方建筑也在中国遍地开花,许多原来具有独特风味的建筑日益消失,城市的个性正慢慢淡化,我听说潮州也有了向高层发展的趋势,对于一直深入民间研究建筑风水,以文化传承为己任的你来说,会不会觉得痛心?

刘智诚:我不会觉得悲观。潮州作为一个历史名城,它有许多独特的建筑,比如说古城区“外曲内方”、“四横三纵”的城市空间格局,使古城城市空间成为一个具备潮州古城特色与清晰历史脉络的结构系统并没有被人为破坏,整修并开发以黄尚书府为核心的传统工艺作坊地域,以卓府、许驸马府、郭府为核心的民俗文化游览地域和其他古迹都列入政府的规划目标,且保护完好。每一次走在潮州路道上,整个人都觉得特别的踏实,古建筑都是古代建筑风水理论在实践上的应用,比如说“外曲内方”就体现了一种做人的准则。风水理论中强调“曲水有情”,中国园林建筑的特色大致都包括“曲径通幽”的意味,同时房子厅堂又讲究方正,这其实已在无声中提醒你该如何为人处事。在大原则上我们必须有自己的原则,刚直不阿,敢于陈言,如我们潮州人特别敬仰的韩公,他肯定清楚谏迎佛骨会招致何等灾难,但为国家社稷计,他还是挺身而出,慷慨上书,被贬来潮也并没有避世悠闲,而是在八个月间做出许多轰轰烈烈的政绩,改写了潮州的历史,使潮州人彻底换血。从这一点上,潮州人学到的不单是为文的诀窍,更重要的是做人的准则。而作为传统思想载体的建筑,在潮州能够得到有效的保护,让我深受感动。

但人毕竟不能只生活在古代,历史总是向前发展,一个古城也应该有它新时代的精神风貌,即便走进北京城,依然有古建筑和高楼互相衬托。当然既然以历史名城名于世,那么即使在新城区新住宅区的规划上,还是应该利用古建筑一些有效的元素,营造有利于生态健康的和谐空间,吻合天人合一的思想。

(二)出走与回归

《潮商》:刘先生为什么会从事建筑风水的研究?而且我听说你长期在珠江三角洲一带及泰国等从事风水的工作,并且也取得一定的成功,现在为什么选择了回家乡?

刘智诚: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珠江三角洲一带及泰国发达城市的发展,生活节奏比较快,而我本人也希望有一定的个人时间可用于学习和探究东方文化,家乡潮州是一个环境优美的古城,生态和人文非常好的城市,所以我选择回家乡潮州发展。

潮州以文化底蕴深厚而闻名于世,不单有精致的瓷器、潮绣等民间艺术,作为与民俗共存的易学风水研究,因为历史的原因而有它生存的土壤。民间总流传一些说法:“宇宙天地创造生灵、颐养万物有一种神秘力量,并将她称之为‘气’。”传统潮汕建筑,也千方百计寻求营造一处“好气场”,也即风水。风水贯穿在潮汕传统建筑活动的各个过程。从选址规划、建筑单体、园林小品、室内外装修设计到施工营造;从活人居住的阳宅到死人安息的陵墓阴宅,几乎无所不在。自小在这种环境长大的我对之深信不移,觉得卜居本来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加上小时侯十四五岁时身体瘦弱,总觉得肝火太盛,晚上常常夜游,医院查不到任何毛病,有个高人说我的住宅不对,不适合居住。迁居后真的睡得很安稳。于是便决定应该好好研究,爷爷有很多这方面的书籍,时不时喜欢翻阅,于是他老人家也就倾其所有,把祖传积累下来的研究心得悉数教给我。稍长几岁,我总感觉还应该去外边寻师访道,行万里路,读天地大书。所到之处,都和当地的易学爱好者充分交流,探讨在易学研究上的心得,并到处考察名山大川、人文古迹、城市变迁,感觉得益殊多。我还曾经去福建考察当地的城市建筑,寻找潮州建筑文化的源头。因为潮汕移民大部分是中原人到福建后辗转至此的,在民风民俗也包括在建筑上有许多相通之处。并从建筑风水考证一个城市的兴衰成败和历史变迁。所到之处积累大量的资料以做进一步的考证。在对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城市建设做了一番考察之后,我发现他们对风水的重视以及布局上的环保化和合理性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行万里路,极大地开拓了我的眼界,使我逐渐屏弃了原来民间流传的一些风水迷信说法,也希望在纷繁的风水学中,从科学的角度揭示、提取古籍以及民间文化所蕴藏的内涵,并以之服务大众。十几年的游历生涯,收获很大,在外边也有很好的发展空间,但潮州毕竟是我的家乡,还是希望把十几年的从事风水研究及探索的经验和智慧奉献出来。

(三)承担易学文化传播,诠释科学风水观

《潮商》:在传播祖国建筑风水文化方面,我们学院是如何做的?

刘智诚:中国特色的建筑风水文化是古代祖先长期社会生活实践经验的总结,其易道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各种风水学派对居住文化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和表述,在中国建筑文化乃至世界建筑文化中有其一定的影响。从当前科学眼光看来,中国建筑风水文化是集地球物理学、水文地质学、环境景观学、建筑工程学、宇宙星象学、气象学、磁场方位学、人体生命信息学等多学科综合起来的特色传统文化。

而现代建筑,乃至现代科技的巨大发展的同时,给自然环境、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人类的文脉和传统等带来了无法估量的破坏,人类不得不共同面临“资源枯竭”、“环境污染”、“人口爆炸”,这在西方称为“三P危机”,迫使人类重新反思人与自然的有机关系。

由此,在建筑领域,出现了以批判现代主义建筑为目标的后现代主义建筑。在文化界、科技界等也同时出现了注重“天、地、人”平衡关系的理论思潮。在这一趋势下,蒙尘已久的中国风水学——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重被发现。

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与中国有渊源的国家也流行风水,特别是日本、韩国等国时刻准备启动风水申遗。韩国经过三年的筹备已经将“中国风水”重新梳理,将以“整体风水地理”的名义列入韩国“民族文化振兴”名单之中加以特别保护,同时准备尽快将其列为韩国国家遗产名录和申报世界遗产。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有责任将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加以挖掘整和发扬,适应新一轮的经济文化腾飞。

鉴于此,中国易学堪舆学院决心在这方面做好表率。自2006年成立以来,我们不断和世界各地研究易学的专家互动交流,提升理论水平和实践能力,为人类造福。我们邀请我国著名东方神秘文化探索者、国际易经联合会长林清泉教授来潮州讲学,为潮汕人带来新的文化思潮,并主动走出去,院长谢维成先生多次应邀出席国际性风水会议并发表了许多学术研讨论文,将具有特色的潮汕民居和潮汕风水文化带到国际学术讲坛,考察各地风水民俗。可以说学院一直在默默作着一些踏踏实实的工作。

我们还成立网站,传播科学易学文化,为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的易学爱好者提供了解和学习的平台,网站的访问者不但遍布全国,而且还覆盖到加拿大,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亚,泰国,韩国,美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及地区,使海外华人感受到来自祖国易学文化的日新月异。世界变小了,我们的心相连了。许多懂华文的日本和韩国人,光顾本网站后也不禁为我们喝彩。当然这方面的工作还会继续做,我们也希望与更多的易学精英连接在一起,推动易学的发展,并以之服务现代经济。目前我已将易学研究信息化,资料库积累了丰富的信息资料,便于随时查阅,也可以随时向客户反馈生命信息存在的一些潜在危机。鉴于工作的需要,我也打算在汕头设立分点,汕头是百载商埠,人杰地灵,有许多高素质的易学研究者,如有在北京大学获易学学术最高奖——特等奖的易学骄子、广东易学研究会副会长的陈彦雄老师和默默从事社会科学工作的汕头市社会科学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汕头市易学研究会会长,同时担任中国易学堪舆学院名誉院长的莫善钊老师等,能够与他们共同切磋, 我相信在易学研究方面会有更大的飞跃。

《潮商》:刘院长对易学建筑风水有有深厚研究,也积累了许多成功经验,能谈谈吗?

刘智诚:人们通过建造房屋,房屋为我们提供了便利的居住环境,同时房屋还可塑造人的心灵与健康。中国地处北半球,人们喜欢居住在房子开有南方窗的居住环境中,因为有南方窗阳光比较充足,采光好,阳光比较充足可以杀菌,对人体健康有帮助。我们总是在强调风水宝地,其实说到最终就是有较高的物质环境质量、自然景观质量。景观策划中,我们讲究背山临流,希望得“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形成一个适合人生长发育的大地气场,这是可以理解的。有山就有“骨”,有水便能活,山水相匹,才能相得益彰。因为山水组合合理,才能让人修心养性,心旷神怡。走遍中国,感觉到“地灵人杰”不无道理。比如潮州,作为全国的历史文化名城,也以山明水秀而著称。这里涌现出许多潮人俊彦,古代的有林大钦,翁万达,现代的有李嘉诚、饶宗颐、陈伟南等等。现在这里成为世界著名的婚纱礼服名城、中国瓷都,成为许多人向往的文化底蕴深厚的旅游胜地。于是来潮州后我也想寻找一个这样的所在,为潮州人民造福。应该是潮州人的福分吧,潮州市下二公园华夏居商住楼,就是一个我非常中意的风水宝地。当时我给华夏居测定的格局就是坐北向南,前面是韩江水,东南是笔架山,公园后面是湘子桥,东方是公园,大门朝向韩江大桥。韩江是潮人的母亲河,水质在全省最佳,古今建筑错落,极目远望,美不胜收。多少烦闷苦恼都付之东流。笔架山,顾名思义,促使人们产生勤奋学习的精神动力。现在是知识创造财富的时代,不单学生需要充电,大人也要不断更新。有笔架山的暗示作用,则任何人都会起进取之心。大环境把握好之后,在具体的建筑物,我也作一些适当的改变。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磁场,是一个小宇宙,地球是一个大宇宙,小宇宙与大宇宙可以通过家居来达成彼此的平衡。人体与住宅的磁场相吻合,信息同步,就会健康。

比如,厕所与主房区分,为了方便起见,厕所门经常对着睡床,人刚沐浴出来,在身上还带着水分是入眠,当毛孔打开时身上的水蒸气随着身体进入人体,造成皮肤病和其他身体疾患。同时面对厕所从心理上来说也感觉不舒心;作为古老的传说,都是喜欢煤灶有靠山,在现代风水学方面,人们造厨房,煤气炉居多设在窗下面,从科学角度来说,也不宜靠窗,风来时,火焰无法稳定,而且风过处,吹来的微尘中含有不同的微尘细菌,不利健康。因而我一般不主张将煤灶设在窗下。其实有时撇开一些迷信因素,可以发觉里边含有很多科学的成分。

其他诸如前后阳台的必要性、建筑物之间的间隔也有非常多的讲究,究其实,这里边都有一定的科学依据。因为设计的科学性,建设楼房的消息在潮州传开,就已经定了七成,还未封顶时全部告罄。

(四)德为先,人民为大

《潮商》:我听说刘先生的爱心在潮州颇有口碑,能够与大家分享吗?

刘智诚:人立身处世,德为根本,每个有志于易学研究的,更应该从“厚德载物”中得到启示。中国易学堪舆学院每年都有一些爱心活动,比如我们举办的易学方面的公益讲座,其中有邀请著名易学家林清泉教授在潮州开办易学与企业管理的讲座,风水专家吴宽之教授在江西无锡为市民开办免费的讲座等等,还有救灾助贫,著作义卖活动等。学院将会继续地发挥优势和发扬我国的优良传统美德,开展易学方面的公益活动,将公益讲座开办到汕头、揭阳、汕尾及其他城市,学院将邀请知名的易学专家学者为大家服务,使大家透过我们这样的平台不但可以认识和了解易学风水的基础知识,还可以学习家居风水的实用方法。我自己办公的易诚馆,也把爱心奉献当成一门必须修炼的功课。开始是资助两个居委的贫困户,今年已增加到三个居委,以后会逐步扩展,让更多的人体会到爱心的力量。汶川地震我们也及时捐款捐物。我们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让爱心传递。